天地一行者

千万里匆匆而过,不曾留恋太多。无悔千山万壑间,天地一行者

曾有一个人待我至切,又伤我至深……

故人最相思

我在楚留香里结识了我家情缘宋道长,动了真的感情,他比我小两岁,我们现实相隔也挺远,他在南方我在北方,他说也喜欢我……
我们交换了QQ,每天都在聊天,感情也一天天深入,每天和他在一起聊天我都会很开心。我们也吵过架,冷战过,我退过游却最终放他不下,他说在我退游的时候他哭了,我信了。在深夜酒馆开张的时候他在里面写下了我们的故事却死活不给我看,他说他写哭了,我信了。
可是我们分了,他说现实不太可能……
我其实一直想告诉他,我可以等他慢慢长大,等他成熟,两岁的距离又不算大。现在交通线路这么发达,怎么可能会有相聚难的问题呢。我想告诉他我很爱他,付出去的感情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收回呢!我向他抛出了奔现的打算,他替我做了决定,放开我从此江湖两不见……每次看他在空间发动态我都好难过,一个人躲在被子里流泪。每次看他队伍五分之二都要去搜索我和他共同认识的好友,看看是不是和他在一起的,找到了感慨,找不到又会慌慌然不心安,怕他找到新的情缘,怕他喜欢上别人。我这人不温柔,不会说话,却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他。我还有哪里不好,可以让他抛下我……
为什么他会说:对不起,我不配。难道不能来爱我吗?当初说为我哭的不是你嘛?为什么瞬间斩断和我所有的联系。每次看着你头像亮着,看着我们的友好度只能持续在倾盖如故,我有多难过……
你说看见你前情缘在队里会很尴尬,我想问问你,现在你看见我在队里是不是也会觉得尴尬,是不是也会对一个人说:她也在,不去,尴尬……
宋道长,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谢谢你给我这段江湖时光,你每天的小花,你送我的木芙蓉,唤红妆,虞美人都很漂亮,你说为你花银子,值得,你说你把掌门送的五级能源石都送给了我,这些我都记得。我们相遇在三生树下,缘分却没能得天神庇佑长久。520那天你在传音上对我表白,简短的几个字,我还嘲笑你的直男思维,你说那是你想了半天才写出来的。你一定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都截图了,表白虽然简短直接,我又怎么可能不感动……
只是一场大梦,现在要醒了……
宋道长,楚留香是我玩的第一个游戏,便结识了你,我很开心,很幸运,但是也要说再见了!就像你说的,楚留香这个狗游戏,玩什么真感情,感情越深伤自己越深。
和你在一起我不曾后悔。只是惟愿以后谈笑风生,不动情……

无言隔空都对酒,这一杯敬逝去的旧梦。去和日月争宠,都有恃无恐。那时候,我等你在黄昏后……
这一杯敬失去的笑容……
我爱了一个人,很爱,他也爱我,却只能撑伞过雨中,脚步匆匆……
从没这么难过,像是失去了一切……
江湖那么大,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为你摘下还戴上指环――方思明

买买买精选:

lotus薛小兜:

近期爱用几款香
 
陆陆续续从年初收的香,太懒一直没po也没用。最近挨着试了试还蛮好闻的几款,一一说一说~
 
·TOM FORD·
一瓶很认真的橙花!其实花香蛮难好闻的,但这瓶绝对有质感。适合夏天用的质感橙花,收下绝对不后悔!
 
·JO  MALONE·
圣诞香氛,真是火爆的太过分。这瓶粉色的黑醋栗味道也许不是人人喜欢,但是对于我这种很爱黑醋栗味道的人真的必须收~
 
虽然我自己喜欢,但是因人而异的味道,还是试过再入比较好。
 
·MIU MIU·
缪缪的Q版香,旅行入。味道就是常规版的两个味道,现在缪缪又出了第三瓶香。
说真的这两个味道也不是人人都爱,但是颜值真的美得过分。So~没什么所谓,我还是很喜欢(包括味道)。
两个都是花香调,蓝瓶是EDP,透明瓶是更淡淡花果香。
 
·Hermes·
蓝色的橘彩星光出来的时候惊为天人,除了颜值味道好闻到爆,所以感觉盲撸也可以不太会出错的一款香氛~
 
·OHANA MAHAALO·
日本小众,药妆店就有的。感觉是小清新一挂的,这款味道是奇幻梦境。
因为平价感觉味道不是那么有质感,不过偶尔试试小清新也不错哒。毕竟那么可爱!
这个独角兽是人气NO.3的款,花香+琥珀,前调略冲后面渐渐好闻~
 
喜欢香,我是认真的。

买买买精选:

pekibeauty:

MAC 九块腮红试色

Ambering Rose / Burnt Pepper / Blush All Day / Fever / Melba / Mocha / Peaches / Raizin / Style

其实我还挺喜欢她家腮红的
今天收拾发现也买了不少
随便挑了九块出来试色
和她家口红一样也有质地的区分
Satin、Frost、Matte、Sheertone、
Semi-Matte、Sheertone Shimmer六种质地
不同质地之间粉质、显色度
出来的妆效等等也会有所不同
唯一相同的是她家腮红粉都压的很实
但是都很好取粉也很好晕染
颜色越深显色度越好
持久度也满分 我刷上维持一整天没问题

【萧蔡】起风了

      蔡居诚终于陪完了今天的最后一个客人,月亮早已高挂在梧桐枝上。热闹了一天的点香阁也终于平息了喧哗。蔡居诚揉了揉胀痛的眉心,放下帐子打算休息,忽然从窗外传来几微弱的猫叫,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突兀,蔡居诚面露不耐却仍是起身开了窗让一只黑白花猫进来,从抽屉里拿了些从厨娘那里要来的小鱼干喂给小猫。清冷的月光打在窗台上,泛起淡淡的光晕。一如那人的发色,蔡居诚忽然没了睡意,靠在窗户边上数着自己离开武当的年头,一年,两年,三年,四,五……数不清了!当初的武当山仿佛一场梦,虚幻却温情,梦醒自己便在点香阁中了!经年已过,曾经桀骜不驯年少轻狂的蔡二师兄早已在点香阁盈盈不息的烛光中磨尽了戾气,心里对那人的执念却没有放弃分毫。
     他怕是再也不想看到自己了吧!蔡居诚涩涩的笑了;多少年了,他从没来看过自己,还期盼什么呢!也罢,这肮脏之地怎能污了那人衣袍,他本就该在武当山顶云雾缭绕间俯瞰天地,;跟在身边的人可能是邱居新吧!心里涨涨的疼。他蔡居诚争了半辈子,在武当山上他妒忌掌门对邱居新的偏爱,就算被同门弟子耻笑成为全武当笑柄,他还是挺直了身子不想被别人看了笑话去,他不该低于他们中任何一个!来了点香阁他还是依旧傲气,不肯折损了自己的身份,这么多年来心里一直有种莫名其妙的坚持,促使他每天端着自己的身份,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不想让别人看轻了去。可于今天深夜,万籁俱寂,他才终于承认了一直被自己藏在心里不敢面对的事实:没有人再来看他的笑话了!他已经被所有人抛弃了!武当弃徒蔡居诚已经不再是人们的饭后谈资,他已经失去了人们最后的关注。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在点香阁里日复一日的陪客,陪到老,陪到死。蔡居诚给自己倒了杯茶,他不想去睡觉,天知道那一声冰冷地“孽障”伴随了他多少个日夜。每次他大汗淋漓的从梦中惊醒都会恍惚的不知身在哪里,真实和虚幻的距离模糊的没有界限。
      我是要当武当掌门的,蔡居诚握着茶杯狠狠的说!继而又低低地笑。他有时很冷静,平静的接受自己的现在,未来,平静的饮下客人端过的酒水,然后任由不安分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游走。他已经看透了世态炎凉,也已经勘破了人的本性肮脏。可他有时又遏制不住心中的冲动,像是有一团火焰从胸腔里喷涌而出叫嚣着烧尽一切虚妄,他很想抓住萧疏寒的衣领问一问,多年情分难道在他心里就如此不堪,自己的癫狂嗔痴有没有撼动那冷疏的人一分。
      孽障,事已至此还不醒悟!熟悉的声音自耳边传来,蔡居诚猛地回头,萧疏寒手持佛尘站在门口,无悲无喜地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掌门,蔡居诚慌忙起身相迎,原本涨涨的心瞬间被惊喜代替,师傅来看他了!是不是说明师傅也惦念着他。蔡居诚努力按压下心里的雀跃给萧疏寒刷了杯子重新倒了茶,站在一边等着萧疏寒发话。一段时间不见,他日思夜想的师傅终于站在了他面前,容貌体态和原来一样没什么变化,果然师傅就是师傅,除了雪白的发丝,没有一点岁月流过的痕迹,那么的高贵出尘,不食人间烟火。
     居诚,我来是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办。萧疏寒端起茶杯嗅了嗅,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放下了!双手交叠在一起看着蔡居诚。
    但凭掌门吩咐。蔡居诚不知为什么掌门不找邱居新而来找自己,但此刻两人多年未见那个煞口的名字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
    当蔡居诚身负重伤被围堵进小巷时,他才明白掌门为何来找他而非邱居新,自从他刺杀皇上未遂离山后,皇上对武当的信任大减,得罪了皇上,一些宵小之辈便以为武当便是第二个华山,不仅放出谣言诋毁武当,平日上门滋事的更是络绎不绝。纵是萧疏寒长久闭关也听到了风声。擒贼先擒王,武当决定除掉最活跃的清风堂。蔡居诚杀掉一个朝自己扑过来的人,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做的孽终究还要自己来还。他还记得那一晚萧疏寒来点香阁自己的激动与惊喜,以为自己多年的等候终于有了结果,同时还有种一颗被埋在土壤中的种子忽然被翻出暴晒于阳光下的恐慌。他想他为萧疏寒拼上性命也是甘愿的!
    紧接着,他被带出点香阁,安排在武当后山的一个山洞里,萧疏寒每天亲自教他秘法以提升他亏空许久的法力。莹白的发丝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蔡居诚一边看着眼前的人,一边听他讲着大道无情……
      山下的小贩很多,蔡居诚有时会下山买几串糖葫芦,自己吃一串留几串给萧疏寒来的时候吃,可是那几串糖葫芦经常是被放坏扔掉的……
        萧疏寒来陪伴他的日子并不是很多,只有当他秘籍遭遇瓶颈时出来指点一二,其余日子都是蔡居诚一人比划着枯燥无味却是绝密的招式。蔡居诚武功提升的很快,他有时会想,等他的武功重新超过邱居新,萧疏寒是不是就可以和以前一样关注他;以前他努力练功因为不想失去萧疏寒的关注,在点香阁中当他意识到他被抛弃时,开始疏于武功,再后来萧疏寒来找他,现在他重新为了萧疏寒练武……
       都是萧疏寒,这一辈子都是因为萧疏寒……
       可自己也无怨无悔,只是想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终于一天蔡居诚武功大成被安排进清风堂,他是前武当弟子,对武当内部了如指掌,又是居字辈。很快便被奉为上宾。他还记得当时萧疏寒对他说:待摸清他们底细时,便端掉清风堂。冷淡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似乎没有意识到让蔡居诚进入清风堂再叛出与当初离开武当有多么的相似!剑尖又划过一个人的喉咙,饶是学了那么多剑法秘术,对方人多势众,几番轮耗下来,蔡居诚也支撑不住了!意识渐渐模糊,脑子却清明起来。他忽然想起在他要起身去清风堂的时候,许是因为知道此去无归,又或许是因为山洞光线太过晦暗,竟让他朦胧地忘记了隔阂问出心底藏了许久的话:掌门如何想我?好久一段寂静,久到他都以为不会听到答案的时候,他最敬爱的掌门,说了他此生都不能忘怀的话:点香阁中人……
      这也罢了!蔡居诚想,当初他在金顶当着众师兄弟的面撕心裂肺的吼叫,哪怕无力回转仍心有不甘的想让师傅看他一眼,那么痛的刨白都没能赚得师傅一眼的回顾。如今自己更是比不得从前,又怎么奢求掌门的垂怜!
     强持手中剑斩掉几个靠近的喽啰,身上也被划出了不少口子,簌簌流着血,面前不知是谁喊出的一句,蔡居诚你逃出点香阁,我们老大好心收留你,你居然恩将仇报……
    太吵了!蔡居诚聚集全身内气化作绝学斩无极向对面挥去,待黑雾散去,地面上已经躺满了尸体,蔡居诚喷出一口鲜血,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狞笑道:我可是下一代武当掌门……
      师傅,我想吃糖葫芦……蔡居诚努力睁大被血浸染的双眼看向武当的方向。
     多年之后,新任掌门萧居棠重编《武当奇观》并把武当弃徒蔡居诚写入其中,上书:  弃徒蔡居诚,冥顽不灵,至死不思其改,妄图以掌门居之,然天地有道,惠泽众生……
   

总觉得夜晚填满了孤独,连风都是孤独的。唯有那些恢宏的建筑物还在发着萧瑟的灯光……

【素材记录】华山派之衰败与复兴

常笑之:

辛苦了整理这么多……


庭燎:



1.伪剧情向休闲玩家对楚留香手游中值得一挖的素材的整理以及脑洞




2.会在素材后标注来源以及个人的一点想法




3.华山派的剧情量相当大,剧情可以按初代七剑——次代七剑——现任七剑为线索分成三条线,如果深挖总能挖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梗和素材。




 




此次写到的仍是最为波谲云诡的华山二代七剑线,分析的重点转入明月山庄惨案后数十年间华山派的衰败与复兴之路。由于手游剧情尚不完善的缘故,部分推理借助了古龙原著,很多剧情有臆测成分,欢迎指正及评论。




【素材记录】




初代七剑历史素材记录戳这里——华山派之初代七剑




二代七剑历史及林清辉身世猜想戳这里——华山派之风起云涌【1】








明月山庄惨案是华山派历史上一个异常重要的转折点,初代七剑自此一役后分崩离析,从此,华山派正式进入了衰败期。在此期间,华山各种事件层出不穷,整个门派风雨飘摇乃至一度陷入绝境——这是华山最为混乱的一段历史,由于种种原因,多个设定出现了前后冲突,自相矛盾的问题。下面我以时间线为线索,简单叙述一下华山这数十年间的历史,尽量捋清其中的前因后果。




 ——————————————————————————————




时间线




华山正式没落是从明月山庄惨案开始的,至游戏主线开始时,华山派已经显示出较为明显的复兴迹象,在这一期间,华山派总共发生了如下事件,我按时间顺序做个排列,然后在正文中一件一件细讲。







·明月山庄惨案——初代七剑七去其六,楚遗风坠崖失踪,苏饮雨幸存




·徐淑真长跪武当一月,最后不惜自废武功求得两派和解




·徐淑真过世,苏饮雨继位




·苏饮雨继位数年后,明月山庄遗孤寻仇华山,将华山门人悉数杀尽,徒留掌门一人(此次事件可能等同致使二代七剑覆灭的护山之役)




·苏饮雨万念俱灰,闭门谢客




·心怀不轨之人趁火打劫,枯梅大师左臂入油锅慑退众宵小,使得华山得以休憩




·苏饮雨故去,枯梅重开山门,率领第三代华山七剑修葺故址,重振门望







 




【惨案余波】




在分析初代七剑的时候我曾简单讲过明月山庄惨案,简而言之,这是一件由朱文圭一手主导的,牵扯华山、武当、明月山庄三家的江湖惨案。由于这一事件牵扯进了相当数量的重要剧情人物,甚至影响了当时乃至现在的武林格局,因而它毫无疑问是后续剧情的一个重点。




不过,从后续华山的一些反应来看,这个惨案本身存在着诸多疑点。




【一】惨案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惨案发生可能与奇毒“子不语”有关。




在朱文圭小传中明确有提,他曾使用奇毒“子不语”灭了明月山庄。




*欲了解详细情况戳这里【楚留香手游资料整理——寒山唁】




若果真如此,我个人猜测,当时的情况是朱文圭看准时机,下毒使所有人状若疯魔,自相残杀。换句话说,就是华山、武当、明月山庄的人因中毒互相杀戮,朱文圭带人负责捡漏,保证不留活口。




如果这个推理靠谱,不提明月山庄,朱文圭如何做到灭尽华山、武当的精英弟子(这其中甚至还包括华山七剑这样精英里的尖子)就可以理解了——因为大部分弟子都在中毒后的内战中消耗掉了。实际上,为求稳妥,朱文圭调用的属下也都是精英,数量很多,甚至可能服用了一些提升功力的药物。








*片头动画里追杀楚遗风的好手眼睛都发红绝不是正常状态




这里还有一个推测,这些人都被朱文圭控制了(联系主线那些药物),不过从片头看,他们的意识还算清醒,打楚遗风也还很有组织。




*另外片头动画中显示,楚遗风在疑似负伤、带着孩子、顾着玉佩的情况下仍旧放倒了十个好手,如果全员正常状态,我不认为朱文圭组织人手就能灭了武当和华山的精英。








这样一来,为什么在尚存活口(已知的就有林清辉和苏饮雨)的情况下,江湖上的众人对于事件的解释仍旧是“三方积怨已深以致大打出手”可以解释了——因为在不知情的幸存者看来,事件大概确实如此。







【二】在外人眼中,明月山庄惨案华山派要负怎样的责任?




根据设定,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







实际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明月山庄惨案被查明原委了,不说林清辉,我很难想象苏饮雨会认同惨案发生的原因是“三方怨怼过深,终至大打出手”,官方设定里也有讲“原委无人能说清”。也就是说,华山因此事被怪罪不是因为外界认定事情是他们一手做下的(真是这样华山绝无翻身的可能),而是因为外界认定,如果不是因为华山闹出这桩风月案,如果不去明月山庄,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换言之,事情是华山挑起来的,华山要担主责。




*这里一提,邀请华山、武当同往明月山庄的是李氏(李如梦的父兄),但是这起事件中明月山庄的损失明显最惨重,已经无法被追责了。




而在明月山庄惨案中最冤的当属武当,对于武当弟子而言,在不知道朱文圭这一层背景的情况下,事件的性质等同受邀前往掌门前任的宴席中出了事,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至于说萧疏寒本人在不在现场,从情理上讲,他在不在都可以,都解释得通。说真的,这种类似前任孩子的满月酒的场合当事人去与不去都可以解释,去了尴尬,不去也尴尬,虽然我不认为萧疏寒自己会很纠结这问题。我个人倾向于他没去,不是出于情理上的推断,而是对他后续反应的一些推测——我不认为萧疏寒在现场会看不出惨案的一点端倪,他如果在绝对是朱文圭的重点猎杀对象。




于是就出现了华山掌门徐淑真急痛之下于武当门前长跪一月最后不惜自废武功的事情。由于此事影响范围太广,造成的后果又太严重,所以无论身为武当下一任掌门的萧疏寒内心真实想法为何,在众怒平息之前,他都不方便直接插手此事。实际上,从后来武当和华山领导层达成和解以及萧疏寒的个人奇遇来看,萧疏寒本人没有怪罪华山,更没有一点怨恨过楚遗风。








【风雨飘摇】




徐淑真掌门自废武功而萧疏寒破关而出接受歉意后,这件惨案就算是画上了一个极不圆满的句号。事情了结后,华山已经痛失了六个七剑以及大批弟子,而掌门本人也已经武功尽废,华山实力大损,自此一落千丈,开始没落。




设定中没有讲徐淑真是何时将掌门之位传给小弟子苏饮雨的,也没有讲这位掌门是在何时去世的。徐淑真在位的时候华山已有明显的复兴之势,而当这位掌门过世之时,华山已呈现全面的、不可遏制的没落之象,世事变化之快,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苏饮雨继任华山派掌门——实际上,这实属无可奈何之举,我不知道徐淑真把这一重担交托给自己的小弟子时内心作何感想,或许担忧、无奈、疼惜皆有,可这个千钧重担总得有人去挑,而华山此时却已经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于是在内忧外患之中,苏饮雨继任,成为华山第二十一任掌门。




 




苏饮雨是徐淑真最小的弟子,写折剑帖时,尚只是个可爱伶俐的小女孩,没有烦恼,没有忧愁,也没有一点继位接班的意思——她有点像现在武当居字辈的萧居棠,活在师兄的羽翼下,只希望日子能快快乐乐的过下去。




她没有成为掌门的志向,武功在华山七剑中也不显得出类拔萃,偏偏到了继位的时候,华山七剑仅余她一人。徐淑真过世后,苏饮雨登时成为华山之首,此时明月山庄的阴影还在,华山正是多事之秋。




 




这条路,苏饮雨注定只能一个人走下去了。




 




实际上,据我个人推测,在苏饮雨刚继位的时候也曾用尽心力为华山争取喘息时间,培养有生力量。她是初代七剑之一,华山剑术的集大成者,二代华山七剑很可能就是从她手中培养起来的。不知出于何种心情,她延用了初代七剑的称号,而此时的华山虽然没落,但是假以时日,未必不能重现荣光。




不知道她有没有这样想过?




但是明月山庄惨案的阴影没有过去,苏饮雨继位数年后,华山派的灭顶之灾来了。




【绝境】








继位数年后,苏饮雨遇到了明月山庄的遗孤,而这个遗孤很可能就是林清辉,她们曾经都是明月山庄惨案的受害者,如今林清辉回来了,复仇的对象却是华山。




在这场压根就是个错误的复仇里,华山上下被杀尽,如果这个时候苏饮雨也走了,她未必不会觉得解脱,然而复仇者决心让苏饮雨尝尝绝望的滋味——正如她当年所品尝到的那样。她留下了苏饮雨。




 




华山上下,仅余苏饮雨一人,就好像当年,七剑上下,仅余苏饮雨一人。




 




复仇的目的最终是达到了,以最残忍的方式;讽刺的是,复仇的对象却搞错了。




苏饮雨终于万念俱灰,闭门谢客,在她彻底绝望的这段时间里,千年华山陷入了绝境。




——————————————————————————————




这段历史在设定里被称为“明月山庄遗孤寻仇”,华山派弟子口中没有提过这事,只有一个致使二代七剑全体战死的“护山之役”与之相类似:







我个人认为明月山庄遗孤寻仇事件与护山之役是等同的,此次事件致使二代七剑全体战死,华山再受重创。




*不然华山的时间线就变成:




明月山庄惨案【初代七剑七去其六】—明月山庄遗孤寻仇事件【除掌门外全灭】—护山之役【二代七剑全灭】……太惨了,而且这样的话时间线太挤了,等于是华山刚培养了一代弟子这代弟子就完蛋了……这怎么发展……








*另外,设定里说的“华山门人被悉数杀尽,徒留掌门一人”这事,也尚存一些疑点,首要问题就是果真如此,枯梅大师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华山NPC马小蛇有说他是冲着初代华山七剑入门的,明月山庄遗孤寻仇的时候他也是门人,但他现在活的好好的。








所以说一切以官方设定为准。








【枯梅】




枯梅在华山众NPC中是个不大让人感到亲近的角色,交互少,建模老,话还少,而且从现有的剧情看,她还很有可能走原著线,因为个人情感问题而做出一些对华山不利的事情。




其实,枯梅不像是个华山的人,她沉默寡言,既不潇洒,也不多情,唯独值得一道的,似乎就只有她那坚毅沉着的个性。这脾气既不像初代七剑,也不似三代七剑。但是,无论在书中还是在游戏中,对华山而言,她都曾可谓是功勋卓著,在游戏的设定里,华山派能延续至今,她居功至伟。




如果把话说得无情些,苏饮雨其实不该当华山掌门,不仅是因为她本身没有这个志向,更是因为在这样内忧外患的状况下,华山的掌门必须要是一个心性极其坚韧并且具有相当手腕的人——苏饮雨不是这样的脾气,虽然这并不是她的错误。




 




明月山庄遗孤寻仇之事过后,华山派已至绝境,昔日可以震慑众宵小仇家的气势已然烟消云散,苏饮雨因绝望而闭门谢客,江湖上的宵小却不会在乎她的心情,纷纷趁火打劫。内部无人,外敌林立,华山派怎么看都要灭门绝派,就在这个时候,枯梅站了出来。












设定中提到她为了师门单手入油锅,慑退众宵小,没看过原著,光这么看可能看不大明白究竟是怎么个状况,我截取原著中这一段放上来:




*枯梅的身世经历基本是按原著来的,所以这些地方原著的参考价值还是蛮高的。







又五年后,青海“冷面罗刹”送来战书,要和饮雨大师决战于泰山之巅,饮雨若败了,华山派使得投为罗刹帮届下。




这一役事关华山派成败存亡,但饮雨大师却偏偏在此时走火入魔,华山既不能避而不战,枯梅就只有代师出战。




她也知道自己绝非“冷面罗刹”敌手,去时已抱定必死之心,要和冷面罗刹同归于尽。




冷面罗刹自然也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就让她“出题目,划道儿”,枯梅大师竟以大火燃起一锅沸油,从容将手探入油中,带着笑说:“只要冷面罗刹也敢这么做,华山就认败服输。”冷面罗刹立即变色,跺脚而去,从此足迹再未踏入中原一步,但枯梅大师的一只左手,也已被沸油烧成焦骨。




这也就是“枯梅”两字的由来。——《蝙蝠传奇》







 




这样的心性,难怪枯梅的人物信息中有“弘毅”这么一条。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路还很长,但跌落至谷底的华山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经此一役,江湖尽晓,哪怕华山只剩一人,也仍将屹立不倒。




——————————————————————————————




*这里说句题外话,枯梅这个人物其实不好写,原著把她前半生的经历放到了实处描写,而将她后半生的错误用写意笔法几笔带过,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很聪明的写法——留有了想象空间,人物也不落俗套。官方现在似乎把华真真与枯梅的一些矛盾放到明面上写了。像枯梅这样的人物,要想写得出彩,我个人感觉写实比写虚要难,后续发展值得关注(等到160级以后再说……)。








【休养生息】




慑退众宵小后,华山终于获得了难能可贵的休憩整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苏饮雨和枯梅干了些什么不得而知。根据三代七剑的年龄推算,这个时间很可能已经被华山收养,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华山虽然山门未开,人才培养工作已经悄然展开。




*风无涯和齐无悔在各自的拜年活动中都曾提及小时候放炮竹的事情,根据风无涯的传记二推断,他已年过20岁(已经加冠),此时应该已被收养。




【具体情况戳这里——笑而往齐无悔x风无涯相关cp向安利




当然这些纯属猜测,又或许在饮雨大师故去之前,华山除了一些外门弟子,只有师徒二人——不管怎样,华山派还在。而苏饮雨心中,下一任掌门的候选人已经确定无疑。




那之后过了多久不得而知,苏饮雨最终故去了,这个初代华山七剑中的小师妹,在承受了太多痛苦之后,悄然离去了——以明月山庄惨案为界,她的后半生几乎全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坎坷——失去同门,失去老师,失去弟子,甚至差点失去整个门派。她在任期间,正是华山派全面没落的时候,这种颓势以一种她无法控制的势头在发展。对于华山派而言,这是黎明前漫长的黑暗,对于她而言,这几乎就是她的一辈子。




在她人生最后的路途上,她的衣钵弟子悄然接过了她的重担,如同她当年接过自己师傅的重担那样——华山派的历史还要继续下去,新的继任者比她要更加坚韧。




我仍旧不知道苏饮雨把这重担交托给自己的弟子时内心作何感想——那固然是很沉重的担子,但是必须有人接过去,只要能接下去,华山派的历史就能继续下去,黎明或许就在未来的某个地方。




华山复兴已经开始,不过路还很长。




饮雨大师故去后,枯梅大师重开山门,率领第三代华山七剑修葺故址,重振门望。




第三代七剑的故事从此开始。




——————————————————————————————




其实二代七剑线中最重要的人物是苏饮雨和枯梅,所以这次几乎就光写她们俩了,本来还想分析一下楚遗风这二十几年干什么去了,不过设定中既然没提,就放到下次分析人物年龄和具体时间线的时候提吧。